现在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总部新闻

企业文化的产生

     
     一、企业文化的产生
     (一)企业文化产生的背景
      企业文化理论是反映现代化生产和市场经济一般规律的新兴的管理思想和理论。它是在经验主义管理、科学管理、行为科学管理的基础上,逐步演变产生的现代管理学说。人们在研究企业管理理论和实践的过程中,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对人的管理是现代企业管理的核心,现代企业管理的重心已经从过去对物的管理转移到对人的管理。“它在管理上以人为中心,重视文化和精神因素,运用新的思维方式和选择标准,但它并不忽视经济、技术因素的重要性”[1]。企业文化理论是在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生产过程的现代化,社会化水平不断提高,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
      第一,国际经济关系变化使企业文化的融合和发展变成可能。在20世纪后半期,世界已经是一个空前开放的世界,表现在信息的开放,科学技术、文化思想的开放,市场的开放、经营的开放等。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允许其它国家来本国投资,开工厂,办企业,并给予种种优惠条件。各国之间的关系也由高度重视政治关系逐渐转为重视经济关系,甚至不同的政治阵营也可以发生经济关系,政治对抗逐渐转为经济对抗,竞争也逐渐由政治领域转为经济领域。开放的世界,必然带来开放的视野,开放的思维,也带来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国家、不同历史的文化大交流、大碰撞、大学习、大融合,企业文化也在文化的开放性和创新性中不断发展。
      第二,新技术革命促进企业管理出现新趋向。“二战”后,一场以电子技术为中心的新技术革命在西方发达国家中蓬勃兴起,微电子技术等科学技术的广泛应用,带来了社会生产的新发展和社会生活的新变化。世界范围内的科学技术新发展,突出了人和人的智力的重要性。国际上的经济竞争将是知识的竞争、教育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文化的竞争,突出表现在:人和人的素质受到重视;人的非经济需求——精神需求日趋强烈;个体员工增强了对企业的依赖性和归属感;人们消费观念的改变,使企业的生产经营与文化融为一体。新技术革命所带来的社会生产的新发展和社会生活的新变化,使企业管理出现日益明显的人文化趋向,从而为企业文化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第三,企业文化理论的兴起是管理科学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从管理科学发展的过程来看,传统的管理科学已经不适应现代企业管理的需要,西方古典管理理论的奠基人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曾在管理思想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是人类第一次尝试以科学的、系统的方法来探讨管理问题,使管理由经验上升为科学,为现代管理科学的发展奠定基础。但是在实践中,科学管理的弊端逐渐显露出来,严重地影响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必然被新的管理理论所取代。在新管理理论学派中,行为科学理论适应了现代工业文明及新技术革命发展之需要,在本世纪六、七十年代受到极大的重视,但行为科学也需要上升到新的高度,管理科学也需要进一步发展,企业文化理论的兴起就是管理科学发展的结果。
      第四,企业文化的兴起是企业发展的内在需要。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科学技术的进步,企业自身发展要求企业经营规模不断扩大,美国、日本的许多大企业实现了跨国经营,跨国公司、企业联合体、企业集团不断出现,导致企业经营的范围和分布空间越来越广。而各个国家、各个民族之间在文化上都有不同的差异,这就提出了不同文化如何协调、如何融合的问题。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泰勒的科学管理和行为科学都不能做出满意的回答,这需要建立一个共同的价值观念、共同的哲学思想、共同的奋斗目标、共同的文化氛围,企业文化正是适应了企业发展的这种内在需要,从而适时产生。
     (二)企业文化理论的形成
      企业文化理论源于美日比较管理学热潮的兴起。企业文化理论的形成,起源于日本经济的崛起和美国的思考所引起的美日管理学的比较。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而日本作为战败国政治、经济、文化都曾受到严重打击,几乎到处都是一片废墟,百废待兴。1952年,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72.2亿美元,而美国则是3457亿美元,日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200美元,而美国已达到2194美元。但就是这个经济基础几乎为零的弹丸小国,60年代经济起飞,70年代安然渡过石油危机,1980年国内生产总值却高达10300万亿美元,占世界生产总值的8.6%,在不足20年的时间里,不但赶上了西方发达国家,而且一跃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创造了20世纪世界经济的一大奇迹。美国人在震惊之余开始思考日本人凭借什么来实现经济的恢复和崛起?是什么力量促使了日本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为什么会远远低于日本?70年代末、80年代初,美国派出了由几十位社会学、心理学、文化学、管理学方面的专家学者组成考察团,赴日本进行考察研究。沃格尔在谈到研究日本的目的和意义时,明确表示“是为了促进美国的复兴”[2]
      美国专家学者的考察结果表明,美国经济增长速度低于日本的原因,不是科学技术落后,也不是财力、物力缺乏,而是因为美国企业的管理与日本企业的管理之不同。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两国的文化差异,日本经济的崛起和腾飞,内在原因是在日本企业内部有一种巨大的精神因素在起作用,这个内在因素就是日本的企业文化、企业精神。“日本人之所以如此成功,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他们能够在全国范围内维持一种十分强烈而又凝聚的文化。不仅是单个企业具有强烈的文化,而且企业界、银行界以及政府之间在文化上的联系也是十分强有力的”[3],日本企业文化从总体来看表现为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强烈的团队精神,以及日本人所特有的拚命奋斗、自强不息的创新开拓精神等,日本企业在管理中经常培育职工的这些精神。不难看出,无论任何角度或层面都直接或间接地与日本这一因素相关,是日本的挑战逼出了美国重塑企业文化的“管理革命”,是日本企业文化模式构成了美国的参照系和反思源。
      企业管理新潮流的“四重奏”,标志着企业文化理论的诞生。美国学者通过对日本的企业文化实践经验的调查、总结、研究、分析,并进行理论上的概括,上升到理论高度,使之成为可以指导美国企业管理改革的管理理论。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管理界接连出现四部关于企业文化的重要著作,被称为企业管理新潮流的“四重奏”。这四部著作分别是(1)威廉·大内著的《Z理论——美国企业怎样迎接日本的挑战》。作者在美日对比基础上详尽剖析了美国“A型”模式和日本“J型”模式,进而为美国企业构划了一个兼有美日所长的“Z型文化”新模式:长期或终身雇佣制;长期考核和逐级晋升制;培养能适应各种工作环境的多专多能人才;集体研究与个人负责相结合的决策;树立员工平等观念;企业以价值观为首要目标。[4](2)查理德·帕斯卡尔和安东·尼阿索斯合著的《日本企业的管理艺术》。该书最大贡献在于提出了企业成功不可忽视的七个变量(“麦肯齐7S框架”),即战略、结构、体制、人员、作风、技能、共同的价值观,这7个方面是导致企业成功不可缺少的因素,其中战略、结构和体制是“硬”性的;作风、人员、技能和共同的价值观,则是“软”性的,认为美国企业比较重视前者,日本企业则特别重视后者,注意到“来自我们社会内部价值观转变的挑战,这种转变使人们对企业抱有另外的期望,并想从工作本身寻求另外的意义”,日本企业充满活力、人文色彩浓厚的根源即在于此。[5](3)泰伦斯·狄尔和爱伦·肯尼迪合著的《企业文化——现代企业的精神支柱》。这是第一部把企业文化作为系统理论加以研究的著作。作者认为,企业文化理论体系包括企业环境、价值观、英雄人物、仪式和文化网络五要素,其核心是价值观。书中响亮地提出了“杰出而成功的公司大都有强有力的企业文化”的命题。全书从企业表层外部环境到中层组织系统、企业制度再到深层价值观念和心理态度,作了生动而全面的阐述,有较强的权威性。(4)托马斯·彼得斯和小罗伯特·沃特曼合著的《寻求优势——美国成功公司的经验》(又译为《成功之路》)。通过对全美62家最成功企业的调查和经验总结,作者归纳出美式企业文化八大特征:乐于采取行动,接近顾客;自主和企业家精神;通过发挥人的因素来提高生产率;领导身体力行,以价值准则为动力;发挥优势,扬长避短;简化组织结构与层次;宽严相济,张驰结合[6]。这8条似无惊人之处,但无疑都是以人为中轴的,彼得斯后来将上述八原则进一步提炼成三项:“面向顾客”、“不断创新”和“以人为核心”足以说明这一点 [7]。到1985年美国的托马斯·彼得斯和南希·奥斯汀又推出了新作《赢得优势》。这几本书以其全新的思路、生动的例证、独到的见解和精辟的论述,阐述了企业文化的理论。其后,日本和西欧各国也纷纷致力于企业文化的研究,由此逐渐促进了企业文化理论的形成和发展。
     二、企业文化的概念
      企业文化是形成于企业内部的一种群体文化,是社会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相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它是一种亚文化,是企业组织文化的一种特殊形式。自企业文化研究的热潮在世界兴起到目前,人们对企业文化的理论总结还显得很薄弱,对企业文化的概念,没有形成统一的明确的概念,因而企业文化概念有不同的表述。
     (一)西方学者关于企业文化的定义
      企业文化是美国人在日本经济的强大冲击之后,才开始着手研究的。早提出企业文化概念的是美国学者威廉·大内,他在1981年4月出版的《Z理论——美国企业界怎样迎接日本的挑战》一书写到:“一个公司的文化由其传统和风气所构成。此外,文化还包含一个公司的价值观,如进取性、守势、灵活性——即确定活动、意见和行动模式的价值观。”[8]
      美国学者沃特曼和彼得斯在《成功之路》一书把企业文化概括为“汲取传统文化精华,结合当代先进的思想与策略,为企业员工构建一套明确的价值观念和行为规范,创设一个优良的环境气氛,以帮助整体地静悄悄地进行经营管理活动。”[9]
美国学者迪尔和肯尼迪在《企业文化》一书中,对企业文化阐述得更为详细:“每一个企业——事实上是每一个组织,都有一种文化,而这种文化有力地影响着整个组织直至它所做的每一件事”。[10]
      可以看出,国外学者对企业文化所下的定义,主要是从观念形态上着眼的,多是以企业价值观体系为基础,以企业职工的群体意识为体现和反映,同时与企业的经营哲学,管理行为相联系。他们强调企业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认为价值观是企业成功的原动力,它远远高于技术水平、资源实力、组织结构等等。明确价值观,赋予价值观以生命,是国外企业文化倡导者的主要论点。
     (二)中国学者关于企业文化的定义
      20世纪80年代以后,“企业文化”作为一种先进的管理理论传入我国,并逐渐成为经济管理学界的热门话题。我国先后成立了“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各省市也相继成立了省级企业文化研究团体,许多国有大中型企业都有自己的企业文化研究部门。在西方企业文化研究的基础上致力于研究适合于中国的企业文化理论,并提出了一些很有价值的见解和看法。中国学者罗长海在《企业文化学》一书中指出:“企业文化是企业在各种活动及其结果中,所努力贯彻并实际体现出来的以文明取胜的群体竞争意识” [11] 。中国学者刘光明在《企业文化》一书中指出:“企业文化是一种从事经济活动的组织之中形成的组织文化。它所包含的价值观念、行为准则等意识形态和物质形态均为该组织成员所共同认可。总而言之,企业文化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企业文化是指企业物质文化、行为文化、精神文化的总和;狭义的企业文化是指以企业的价值观为核心的企业意识形态” [12]。中国学者对企业文化概念的表述也是多种多样的,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第一,价值论之说。认为,“企业文化是企业组织在长期的实践中形成并为企业成员普遍遵守和奉行的共同价值观念,包括企业的基本宗旨、共同理想、道德规范、行为准则等”;“企业文化是指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形成的具有本企业特色的价值观念、行为准则、道德规范、风俗习惯、信息原则等以及整个企业人员的素质,这是一种着眼于人的深层文化。”主张把价值体系当作企业文化的核心内容,它决定着企业员工的行为取向、思想取向。企业在创造自己的文化过程中,首先遵循的应是企业的价值观。
      第二,经济文化之说。认为,所谓企业文化是指同企业生产、计划、财务、销售和技术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们的心理问题、情感问题、道德问题、社会问题、法制问题等。作为非经济的文化的因素,它们同企业的经济问题是互相渗透、融为一体的;或者说,是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的实际内容。我们无法在现实的企业中,明确地划出一条界线,把经济和文化截然分开。企业行为、任务、产品都总是既体现着企业的经济特性,同时又体现着企业的文化特性。纯粹的经济和文化只存在于抽象的理论假设和分析中。一切经济活动同时就是文化(活动)的表现,一切文化层次都制约着经济运动的各个领域。
      第三,亚文化、微观文化之说。认为,企业文化是宏观政治、经济、文化在企业的文化投影,它是一种亚文化、微观文化。它是在一定的社会经济管理实践中,逐渐形成的带有本企业特征的基本观念形态、文化形式和价值体系的总和。这种群体文化,是宏观与微观、群众与个体、历史与现实的文化融合的衍生物。它在企业灵魂人物坚持不懈地倡导与全体企业人的合力推进下,达到共识共行的境界。同时,它还与社会主义现代企业建设相辅相成,共融共进,具有巨大的创造功能,使企业管理工作,既井然有序,又卓有成效。
      第四,企业精神之说。认为,对企业文化概念的理解,不宜从广义上铺得太开,其核心内容和精神实质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企业文化主要是指企业员工的精神心理面貌,即企业中长期形成的共同理想、作风、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中国习惯上称之为企业精神。其它如所谓“物质文化”、“制度文化”、“企业形象”、“企业家精神”等等,不过是员工精神心理面貌的形成条件和表现形式,属非本质内容。明确此点,具有多方面的现实意义,既符合企业文化的原意便于操作,又可以对企业文化的本质属性、特点及其与相关工作的关系取得更加明确的共识,避免一些无谓的争论。
      第五,管理文化之说。认为,企业文化是借鉴美国80年代初总结东西方企业的管理经验创造出的“企业文化”这门现代管理科学的。因此,它不仅具有文化的一般功能,而且是一门现代企业管理科学,是管理文化,是一种理论和方法,也是社会新文化的生长点和重要支柱。企业文化作为一门企业管理科学,它更重视人的管理,重视提高职工的全面素质,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创造性和潜能,通过广大职工去对企业进行管理、参与管理。然而它并不轻视对物的管理和严格的科学管理制度。企业文化管理科学是从西方“古典”管理理论、行为科学管理理论等和东方的哲学与管理经验经过扬弃发展而来。
      第六,物质与精神之说。认为,“企业文化是指企业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物质形态和观念体系的总和”,“企业文化通常是指企业员工在实践过程中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企业文化是一定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环境的影响下,通过企业家的培育倡导,由企业职工群众在长期的生产经营活动过程中,共同创造出的物质成果和精神成果表现形态的总和”。这些概念,多是从广义的角度来阐述企业文化的。
      第七,自然企业文化与人为企业文化之说。认为,“自然企业文化是指企业员工在长期的接触和生产经营活动中,自然形成的一种观念、意识、方法、习惯的总和”,“人为企业文化是指企业领导人根据本企业的特点,有目的、有意识地提倡的思想,培育的精神和群体意识,以及塑造的企业形象”。就企业文化形成过程而言,自然企业文化是人为企业文化的基础和前提,人为企业文化是自然企业文化的升华。
      第八,层次论之说。认为企业文化是一个多层次、多内容、多方位、多角度综合文化体,包括物质文化、行为文化和观念文化等多种文化形态有机结合的整体系统,它由表层企业文化、中层企业文化、深层企业文化三个层次构成。
此外,企业文化还有“硬件”与“软件”结合体说,经济意义与文化意义结合体说,外显文化与内隐文化复合体说,等等。
     (三)企业文化的科学定义
      国内外对企业文化概念的界定之所以说法不同,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一是对于文化概念的表述历来意见不一致,使企业文化概念的表述也难以相同;二是文化背景不同,论述的角度不同,强调的重点不同,使企业文化概念的表述出现多种说法;三是企业文化理论形成之初,西方学者比较注重研究经营成功公司的实际管理经验,只是对企业文化的内涵、特征和基本内容做过一定的分析,提出一些看法,而没有对企业文化概念提出一个完整、准确、科学的表述。
      企业本身首先是一个经济组织,它所从事的生产、经营活动也是经济活动,但人是企业中最活跃、最重要的因素,人之所以区别于机器就是因为人有思想有文化,而且企业的生产要素、生产工艺、生产过程,甚至生产产品无一不有文化的参与,无一不体现文化的色彩,而企业的文化也必须体现在企业的人、财、物、产、供、销六大环节,体现在企业的生产经营等经济活动中。可见,企业的经济和企业的文化是辩证统一的关系,是互相渗透,相辅相成,融为一体的。
      鉴于此,我认为较为科学的企业文化概念应做如下表述:企业文化是企业作为经济组织在长期的生产经营过程中逐步形成和培育起来的,具有本企业特色的,并为企业成员普遍接受和共同遵守的价值观念、行为准则、道德规范、风俗习惯,以及反映企业文化特质的规章制度、组织结构和物质实体。其表层文化为物质文化、浅层文化为行为文化,中层文化为制度文化,核心层文化为精神文化,企业文化的核心是企业的价值观念。
      可以这样理解,企业文化作为一种亚文化,它是一种组织文化,是企业这样一种组织创造的文化,它所包含的共同的目标、共同的价值观念体系、共同的行为准则、共同的组织机构和制度以及物质文化,都为这样一个组织所特有,是区别于其它组织的个性特征;企业文化是一种经济文化,它的文化式样和内涵都具有很强的经济性,是现代经济与文化一体化发展的产物,是企业全体职工在长期的生产经营实践中逐渐形成的,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和要求,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化形态;企业文化是一种管理文化,它是企业管理理论和管理实践发展的必然产物,是在经验主义管理、科学管理和行为科学管理基础上逐步产生的最新的管理理论,是管理发展到文化这一更深层次的结果,是一种以企业管理为主导的、追求和力争实现企业目标的一种文化形态。
广东国之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10174364号